--------台北市人類價值教育學會---------------沙迪亞賽祥笛快樂地-------

關於部落格
永遠幫助,切莫傷害。-賽巴巴
  • 1733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看見神!

 

已不記得那是第幾趟到印度布達巴地(賽巴巴的故鄉與道場所在地,印度南方一個盆地村落)朝聖。但總覺得那趟的行程相當輕鬆愉快,不必像前幾次,總是灰頭土臉地輾轉好幾個地方、坐了很多小時車子才到達目的地。遙遠的路途,顛簸的路石,老是喜歡戲弄破舊的老爺車,坐在車裡,倒不如說半蹲在裡頭,顛到連臟腑都快跳出來了。最後好不容易進了道場,大家都已經累得人仰馬翻,隨便在石板椅上一躺就呼呼大睡了。

百善地尼勒園(巴巴道場裡的園區,也叫做「和平之鄉」)的石板光滑柔順、草木扶疏,吸引很多人都想徜徉其間。能躺臥在聖地斜坡的草地上欣賞卷舒的白雲,是人間猶如天堂般的美妙享受,與道場外塵土飛揚、牛大便堆滿地的凌亂街道真是大異其趣。

我們那一回很幸運,趕搭上從孟買直飛布達巴地的飛機,不消兩個鐘頭,在歐巴桑空服小姐(印度航班都喜歡僱用年齡稍大、穿沙麗制服可以明顯看到游泳圈的媽媽型空服員)的盛情招待下,我們吃飽了、喝足了,也休息夠了,才兩眼惺忪地緩步下階梯,見識到這座座落在廣髳山丘的小而美的沙迪亞.賽巴巴(Sathya Sai Baba)機場。看著夕陽在鑲滿金色芒草的地平線上滾滾滑落,觸發了我「天蒼蒼,野茫茫,風吹草低見機場」的感動。佛經講得好:「百年三萬六千日,不在愁中即病中。」過了半百的人生,我都在做些什麼?我們以為的幸福人生,就是錢多事業順,身體健康壽命長,不然就是兒女多個個有成就,所有好事落在你身上?世間的福報是不實在的,難怪巴巴會說,你累積的福德再多,也不過是鏡花水月,有如在山巔海涯的彩虹一樣,稍縱即逝!

在這人口不多、荒僻偏遠的小村落竟然有兩條從大城市直接飛來的航線,從天而降的班機,就這樣轟轟然地直接滑落在寧靜的「和平之鄉」(巴巴道場的別稱)。

印度人說這是賽巴巴愛心的實際展現,為了減輕成千上萬信徒的旅途不適,同時也鼓勵老弱婦孺前來感受神恩,方便他們完成畢生想要的親神心願。所以巴巴就囑咐前東半球總會長Hira 先生籌劃開設,土地是國家專案提供的,至於軟硬體設備經費則自然有善心的捐助者。實際上每年也有許多本地人士從這裡出入,包括總統、總理在內的政府要員,每逢就職、升等時都會前來祈求巴巴的祝福,他們認為會當上了今天的職務,都是老天的交付和賞賜,理所當然也要做一番順天應人的動作,不僅對百姓負責,對自己負責,也對冥冥老天負責。絡繹於途的這些人意外成了這座機場的受益者,最主要因為那是見到巴巴最快速便捷的方法,所以大家趨之若鶩,經常一票難求。

(二)

布達巴地朝聖的人很多,場地也的確不小,但大家總是「輸人不輸陣」,深怕搶不到好位子,閃失了見到麟光片羽的良機。凌晨三點鐘起床之後,柔聲細語、腳步輕快地往道場移動。六點多鐘排隊準備入場,到巴巴出來跟大家見面,前前後後花了不少時間,流程總是在漫漫的等待中度過。堅硬的地板,無法伸直雙腿的簇擁坐位,加上炙熱的空氣,對很多人來講實在是辛苦難耐,但每天湧進這裡的人潮卻有增無減,是什麼力量吸引這麼多人樂此不疲,百來而不厭?

每年七月,印度曆法上有個固定的吉祥日,這一天就是殊勝的導師節(Guru PoornimaGu意為驅除者,ru 代表黑暗,Poornima是喚起驅逐無明的重要日子)。來自全世界人類價值教育(SSEHV)的老師學生們齊聚一堂,把不同語言編成的兒童歌曲在這裡唱開,歌聲響徹雲間,真是別開生面,妙不可喻。擠在排隊人群中,我眼觀四面,看著不同國度的小朋友都綁著形色互異的領巾,個個循規蹈矩地盤坐在地板上,輕閉雙眼,各自尋找著內心那份喜悅與滿足。

緊臨在我身旁的則是非洲國家尚比亞「賽學校」的學生,聽他們說,不管在校內校外都要做很多愛心服務,還要經過嚴格甄選,只有品學兼優的少數人,才有資格到布達巴地來覲見校長賽巴巴。能見到賽巴巴是天大的盛事,是學校的殊榮,也是父母的驕傲,因為那確實是一趟非常不容易的旅程,單單高昂的交通費用就不是一般人承擔得起的,何況飛機還要起起落落,輾轉很多國家。舟車勞頓,若不是有強烈的信心和願望、有愛的指引,胸懷哪來這等的豪壯!

巴巴說:「通往神的道路是崎嶇曲折的,唯一直達的路就是愛」。相較之下,我們自以為路程遙遠難過,喜歡怨怨艾艾,但面對身邊這一個個看似辛苦的非州孩童而言,雖然他們翻山越嶺,披星戴月,來路艱辛,卻很難說那不是一條捷徑,因為那就是一條愛的道路,一條吸引千千萬萬人撲往覺醒的道路。

巴巴以身作則,除了完成百萬人供水計劃、蓋兩家大型免費醫院、在印度和泰國創立從幼稚園到大學的一系列免費教育之外,更在全球各角落開辦人類價值教育課程。祂試圖力挽狂瀾,透過「智慧開啟和愛心服務」的教導,喚醒深居你心,從來都沒離開你半步的神性,讓你知曉你就是神,體驗你就是神,然後實實在在地活出你是神。

(三)

導師節屬於印度傳統而重要的節慶,通常都直接由印度國際賽組織主辦,人類價值教育單位協辦,因為那是全球性的教育工作,連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負責人尤尼斯克先生都來到聖地拜會巴巴,實際了解這項活動的意義,最後給了很多的肯定和嘉許,並願長期把這項工作排入組織的運作清單裡,定期推動它。

撇開印度專屬慶典不談,每個國家的信眾都一直努力在爭取,希望他們的傳統節慶也能在百善地舉行,除了能獲得賽巴巴的祝福之外,又可以與來自世界各地的同胞共享節慶的歡愉。每年舉辦的聖誕節、佛陀節、華人農曆年……等各種宗教、文化活動多的不勝枚舉,隆重而熱鬧。

聖誕節可以欣賞到歐美著名樂團的高水準表演和聖歌演唱,迷人的樂音,常讓人如癡如醉。而能回到佛陀原生地印度慶祝浴佛節,自然意義非凡,尤其佛教信徒大都是來自與印度比鄰的亞東區國家,風情各異的宗教氛圍總讓人魂牽夢繫,久久揮之不去。華人過年則更是全世界華人最珍惜的時刻,百善地張燈結綵,舞龍舞獅,五光十色的節目讓老外看得瞠目結舌,歡聲雷動的年節氣氛,讓巴巴高興得一直揮動雙手(巴巴習慣性為信徒提升靈性層次所做的招牌動作)久久捨不得放下。

總之,遇到這類的慶祝活動,聖地都會湧進大批人潮前來共襄勝舉,本來能容納萬人的住宿房舍總是不敷天天增多的信眾使用,有些來自印度本地或遊方僧人只能席地而睡,柔軟的草地自然是他們最心儀的選擇,在星空下有清風明月為伴,晨間又有心靈讚歌(Sankirtana bhajans,晨間四點,信徒自發性在道場與鄰近街道,徒步唱巴讚,試圖喚醒沈睡的靈魂)輕呼你從夢中醒來,難怪很多人到了這兒,都會陷入「今夕何夕」的時空錯亂裡,在放下俗事羈絆的忘我情境中,連追問最重要的心靈議題──我是誰,感覺都是窮極無聊的贅詞!

 

(四)

假使沒有其它特別行程,巴巴每天早上7點多和下午4點多,固定會在百善地廣場會見信徒,了解各國人類價值教育、濟世工作等推動情形,或解決信徒私人身心問題,最後還經常帶領大家齊唱巴讚。梵文的聖歌內容我們雖然不是很熟悉,但萬人合聲齊唱的感覺是蕩氣迴腸,讓歷經千秋萬世漂泊受苦的靈魂,有回到久別家園,孺慕父母親情的感動。有許多看似彪悍、不可一世的大男人,也顧不得周遭的眼光,搏情放聲哭個悽悽厲厲,哽哽咽咽,簡直像個淚人兒,感覺好像是自懂事以來哭得最爽快的一次。巴巴讓他們卸下面具,坦然接受人性單純和軟弱的一面,也讓經歷艱辛的人生,束縛盡釋,重新找回生命的動力。

參加這個達瞻(Darshan與神見面)儀式是一項心靈饗宴,也是生命中難得遇到的奇特體驗,但對神沒有正確認知和虔誠信仰的人來講,則是一項信心大考驗;有些人會沈醉於那種接受神恩的特殊感覺,有人則會對巴巴的「視而不見」感到失望痛苦;有人認為「吃苦有如吃補」,有人則因陷入長時間等待的煎熬而視達瞻為畏途。

巴巴說,你生下來只為一個目的--死亡,去殺死那個「我」吧!人心死,道心生,甚或讓你知道你自己就是「至道」。所有一切經典,一切教誨,包括你所有一切努力,無非是你面前那面鏡子,使你可以照照自己。

參加達瞻,不是來仰望巴巴的聖容,也不是來看巴巴變東西展奇蹟,更不是來添購你靈性生命欠缺的裝飾品。巴巴說:「不要被虛妄的人生和短暫的物理現象,騙去你的智慧和真性。回去看看你自己的真面目,不必浪費時間和金錢,跑那麼遠來看我。這個肉體是四大的因緣和合,是夢幻泡影,隨時會變易的……。」又說,奇蹟只是神的名片,觀賞魔術表演也許會更有趣味,更有看頭,奇蹟並不值得你們那麼大驚小怪,還呼朋引伴來看我。

在達瞻進行中,於廣大的會場,巴巴會「隨機」挑一些人到會客室見面(interview),我們以為是隨意點選,其實那都是祂計劃中的一部份。人生是場遊戲,看你想怎麼玩,巴巴都會陪你玩到底。記得一回,有位跟我們同行的印度兄弟,在會場中被示意要見面,他急急忙忙起身,興高采烈地穿越人群,走到一半時卻又被巴巴飭了回去,頓時滿臉通紅,羞愧到無地自容。當他重新回到位子之後,受損的「自尊心」不知該如何修護,這就是巴巴「破執」的教導,事後回想起來,所有情節看似在惡作劇,其實都有另一面向的意義。曾有一對從遠方來的和尚師徒來到會場,這位儀態莊嚴的師父也曾被唬哢了「三上三下」,最後卻由徒弟「先馳得點」,「意外」獲得巴巴的見面。這場好戲,看得人人目蹬口呆。巴巴跟我們說,能從根深蒂固的執著中捨離,這才是修行真工夫

參加達瞻就像照一面鏡子,照出你過於執著的心念,照出你永不休止的懷疑,照出你起伏不定的情緒,也照出被一切毀滅過後的你!

再多的理由也阻止不了我屢屢想去看巴巴的衝動,只因祂是我生命中的至愛,直到有一天在道場沿途一家百貨公司的後院,看到巨大撼人的濕婆神像,我盤根錯結偏執的心念才逐漸剝離。

這家離白場(white field 巴巴夏日駐所,每年佛陀節與印度大學暑期研習營都在此舉辦)四十分鐘車程的百貨公司,是旁加羅(印度南方旁加羅高原的科技城市,四季氣候涼爽怡人)特別而新穎的高檔賣場。濕婆神白色的大理石雕在大樓背後廣場,約略地下五層樓的深度的地方堆疊上來,從綴滿香花的座前,仰望近百公尺的天神,磅礡氣勢,威而不怒地震懾了多少手提大包小包的人間過客。最不可思議的地方,是老板居然會在寸土寸金的地段,撥出那麼大面積土地蓋一尊神像,想想這位主人翁應該也是興都教的虔誠信徒!

印度教是印度所有信仰的統稱,興都教則是流傳在印度最殊勝的派別,遵循著古老而究竟的韋陀經典做為他們修心依據。巴巴的父母、祖父輩們都是它的忠誠信奉者,講求孝道的巴巴,兒時受到父母家族的薰陶,小小心靈就奠立了顛撲不破的真理信仰,同時也開啟了他淑世救人的悲憫斐頁。

在布達峇地的白牆壁上,醒目地懸掛著「GOD」三個英文字母,明眼人一看都知道那就是我們常說的「上帝」或「神」,但弔詭的是,把三個英文字母拆開高高掛所為何來?

濕婆神是興都教的主神之一,強烈蘊含著毀滅者的特質。在興都教中,梵神(Brahma)、毗濕奴(Vishnu)和濕婆(Shiva)代表著神的三種特性:創造者(Generator代表宇宙的創生)、護祐者(Operator萬物生長的護祐者,也是生殖之神)、毀滅者(Destroyer巴巴每年在慶祝濕婆生日時,經常會當眾口吐『林珈Lingham』,陽具形狀,代表萬事萬物毀滅後的重生),也正是佛教宣稱的宇宙物質現象-成、住、壞、空,精神現象-生、住、異、滅。

這個偉大的宗教智慧讓我心生好奇,什麼神不拜卻要拜毀滅之神。但當我知曉巴巴正是濕婆神的化身時,終於明白為什麼掙扎於生命中的「我執」,會這麼難以摧毀,被點燃的貪念,會這麼難以撲滅!巴巴的角色,正扮演著濕婆神手中那把利刃,幫我斬除「輪迴」不斷的情絲,再度喚起我對永生不滅神性的探求!

(五)

每天凌晨五點鐘左右,108個「OM」聲會在道場四周響起,成千上萬顆心迎著晨曦,連結著宇宙毀滅過後的創生,悠遠深遂,綿綿千里!

「祈求你再讓我看一眼,縱然是那麼遙遠,這是我唯一的心願,你的愛流溫潤我心田……。」在漫長的隊伍中,我低聲吟唱起那首最合乎現在時空感覺的巴讚,忽然間發現Katri先生(台北賽中心負責人)在晨光中跟我招手,示意我快快跟他過去,我們就在道場前門小小入口處停下腳步。很顯然,過了這一道方便之門,巴巴就會在那兒迎接我們。我天真地這麼想。

稍早已經讓許多生病或不良於行的殘障同胞從這道門進去,義工安置他們坐在牆邊有椅子的舒適地方。而在門口等待的這三三兩兩人群,絕非泛泛之輩,他們大部份都是各國賽中心或SSEHV負責人,由於任重道遠,勞心勞力,賽總部特許他們不需要跟大家一樣辛苦排隊,又可以坐在賽巴巴經常走過的好位子上。我心中竊喜,這個好機遇到底是哪輩子修來的福?

等到那群黑鴉鴉的排隊人潮依序坐定之後,我們這些受到禮遇後就認為自己是VIP的「VIP」也魚貫而入。守門員聽說是賽巴巴的老信徒,雖然頂上發光,兩鬢也斑白一片,但眼神卻銳利無比,幾十年都過去了,還盡責地做他「緊迫盯人」的工作。由於能從這道門進入道場的大多是熟識的面孔,通常打個招呼之後就各自快步找尋「理想位置」去了。

輪到我才要跨步過門檻時卻被擋了下來,他口沫橫飛地說了一大堆「有聽沒有懂」的話,我則淡定地陳述我在台灣的義工職銜,眼看他脖子就好像裝了彈簧的機器玩具般,頭快速地搖個不停。總之,嘴上無毛,管你在台灣經營哪門生意,當什麼理事長,反正沒通關密語就是不讓你進去。我只好乖乖退出門外,免得讓那些閒來無事,喜歡圍觀看熱鬧的印度人看笑話。

Khatri先生識人最深,早就料到會逢此一遭。眼看著他不假辭色,比手劃腳,據理力爭。我雖然聽不懂他們在說些什麼?但看到這兩位老先生,右手掌朝上伸得誰比誰長,用印度傳統晃頭晃腦,平移在肩頭的討價還價場景。不知怎的,畫面逐漸模糊,忽然間,心頭一陣莫名酸楚,淚水就這樣被擠了出來。心想我是何德何能,怎可能這麼輕易就可以看到神?

或許是「苦肉計」發揮了作用?還是巴巴的信徒都是外剛內柔型的,我終於在最後一刻獲准進入。眼淚終於潰堤,前路真的茫茫。好心的鍾賽博士(全球SSEHV負責人)硬是移開他的屁股,挪個空間強拉我在他身旁坐下,我感激得連一句謝謝都說不出口。此時,只有順服地緊閉雙眼,颤抖的心殷殷期待巴巴的儘速到來,好讓我逃到祂的懷中,療癒那受挫的我(ego)。

 

在那兒,

我的感觀消失於爐台燃燒的樟煙中。

我危危而坐,忘記了自身的存在,

只願將通紅的臉貼近我的最愛-巴巴的蓮花足。

一切都停住了。

我離開了我的存在,讓自我的觀注消退,在幽幽的茉莉花香中。

 

音樂聲輕柔響起,現場鴉雀無聲,大家頓時像那充滿氣的娃娃,一個比一個使勁伸長脖子,恨只恨自己生錯地方,多麼羨慕來自非洲長頸族的幸運同胞。

巴巴出來了,堆滿臉的笑容,踩著輕盈的步伐,轉個身,飄飄然來到我面前。天啊!我該怎辦?還好祂是來跟鍾賽博士談事情的,在對話時卻一邊輕撫著我快禿光的頭髮。鍾賽博士高跪著跟巴巴說明全球SSEHV推展狀況,言簡意賅,卻深怕少說了什麼,汗水滲透了潔白的衣領。看他見歷風雪,平和而穩重,是沙場老將,但跟巴巴說起話來,卻隱含幾分的嬌嗔和怯生。在神面前,我們似乎已不再是英雄,在爸媽的懷裡,我們不都是變成三歲小孩了嗎!這是何等珍貴奇妙的感覺,巴巴就是要我們保持這份「初心」。

逮到他們還在談話中的好時機,我伏下身子,輕輕掀開巴巴那有點陳舊卻整燙得乾淨平直的橘袍,從開叉處看到棕紅的雙腳,我把頭湊了過去,雙唇也印了上去。巴巴並沒有拒絕這個漂泊浪子回家後的需索,恁你填補那份久別親情的溫馨缺憾。

此時,我觸摸到的是祂沙塵上的足跡,也是最難能可貴的教導-行動的愛。

「對眾生的慈悲,就是對神的虔敬」。窮一生之力,祂無時無刻地在為眾生做付出。祂鼓勵信徒:「不要用會枯萎的花、會腐爛的水果、會乾涸的水敬拜神,我只喜歡那顆服務過眾生的心」。言語道斷也不及祂那佈滿塵沙雙足所示現的教導,祂的行跡就是祂的語言!

跟鍾賽博士講完話,臨去時,巴巴返身瞄了我一眼,似乎在叮嚀:「年紀輕輕,頭髮都快掉光了,快把煩惱交給我吧!」我含著淚水看著那道橘色光影消失在人群中,繼續下一個愛的行程。

 

  這個時候我耳邊響起祂的教言:「若能把愛培育起來便已經足夠了──那『不分人我』的愛,因為萬物都是全能的主軀體上的臂膀,而只有通過愛才能品嘗愛的體現。空手來吧,若帶著滿滿的東西來見我,要我如何把禮物交到你手上。」

(六)

生命中最珍貴的寶物就是認識神,我們一世又一世地回到物質世界來,目的就是為了認識神,然後成為神。

人類長久以來對神的錯誤見解,讓我們以為神必定住在廟堂之上,或家裡的佛龕中,凡在這些地方出現的佛像、圖騰必然一定有「神」。祂掌管人間善惡,會審判你、會懲罰你、會跟你作利益交換……。這是人,只有人才有些特性。這種人們創造出來的神,絕不是神,而是人,或是貪著人世煙火,意識還停留在人間的幽魂。神不會那麼無聊地把自己禁錮在小小的石頭裡,靈魂都認為躲在肉體內是一種不得已的委屈了,神怎麼願意屈身在陰濕的木頭中,「享受」昏天暗地的煙薰供養。

神不是給人膜拜的泥菩薩,而是活生生行走在你我身邊的悲願行者。

多少世紀以來,人們被教導說,神不在你裡面,祂只在你的外部,祂在遙遠的星河中,是你不可企及的二元存在!

的確,常常看到人們盲目地走靈山,到處去「會靈」尋找神,還花大把大把鈔票來修廟宇、蓋佛寺,試圖把神安置在高高的殿堂之上,把神認定成深不可測與遙不可及的外星人。弄到最後,人財兩失,又浪費生命能量,神不但沒找到,人卻迷失了自己。

每一個人都想求得免於一切痛苦和恐懼的快樂人生。當人們慢慢體會到豐富的物質生活不但找不到真正的快樂,還會造成更多的痛苦時,就會把生活希望寄託在神的身上,而自認為是神代言人的宗教,卻把神分割成你我不同本源的「神我」,並把神塑造成喜歡用恐嚇手段和報復心重的化身。當長期以來累積的懼怕心理多於愛的感受時,人們開始對神失去了信心,偶然有一天當愛來臨時,你會懷疑那就是「魔鬼」的騙局。最後,人們否定了神,也否定了自己跟神有著來自同一源頭的真善美秉性,這是多麼令人扼腕的錯失。

其實我們應了解人與神之間並無所謂的「距離」,就好像太陽跟陽光,海洋和海浪,歌者與他的歌聲,是很單純的「非二即一」存在關係。

賽巴巴告訴我們:「不要拉長神我之間的距離;不要在導師與學生之間穿插俗套,甚或在神與信徒之間存有特殊心態。在神我之間,我是神,神也是我,我們之間沒有差別。看似有所差別的無非是幻象。神是海洋,我是海浪。能領悟到這一點的人便自由了,便成仙似佛般地快樂了!」

或許有人會問,既然我是神,為什麼我看不到祂?

巴巴說:「為什麼一個醉漢看不到自己的家?應該先找出你迷糊的原因。要看到祂,你得先清醒過來。」

也有人會問,我為什麼看不到神顯示自己?

「相同的邏輯,眼睛何嘗能看到自己。當我們要求神顯現自己,就好像要求一把刀子切割自身,一顆牙齒咬住自身一樣荒謬。」

賽巴巴三番兩次,苦口婆心地告訴我們:醒醒吧,你就是神!不要把自己深鎖在人性層面的錯誤領域裡,人世間的舞台就是以肉身來顯現你神性的地方。你要相信你就是神,你才可以成為神。

(七)

  在約定俗成的觀念裡,神必定是宗教的專利品。在教堂裡,我們看到的是背負人間苦難與罪業而被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像;在佛寺裡我們可以看到雙眼半閉,怡然端坐的慈悲像;在道教的廟宇裡,我們看到的是滿臉通紅,手持長刀的忠義神祇……。除了通靈的人?似乎很少人可以看到神,而我真的看見神了,一個穿梭在你我身旁,可以跟你互動說話的神!

初次接觸巴巴的教言到現在已經超過二十個年頭,從聳聳肩不以為然到享受祂帶給我生命的豐盛和喜悅。這種種轉變不只因為祂是神,有能力舖陳畢生的行跡來感化與教導我去認識神,而是在不斷審視自身,透過啟迪後每個言行當下的印證。在排山倒海而來的覺受中,突然一道道宗教柵欄如骨牌般應聲而倒,我把神從廟裡接回心中,卸下千斤萬兩之後,霍然發現──天啊,我就是神!

不僅已看見神,天啊,我就是神!(全文完)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