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--------台北市人類價值教育學會---------------沙迪亞賽祥笛快樂地-------
關於部落格
永遠幫助,切莫傷害。-賽巴巴
  • 1774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放手讓孩子飛

只見車輪的轉速加快,原本歪歪扭扭前進的斜仄車體,開始以流暢、穩定的動線前進,小孩略為轉頭,稚嫩的聲音透著無比的成就感:「爸比,放開啦,我已經會騎了。」一旁的父親,儘管已經跑得汗流浹背,兩隻臂膀卻依然像鐵鉗一般,緊緊抓著腳踏車椅墊後的扶手,絲毫不放鬆:「不行,你還不會,很危險。」

 

小男孩才管不了這麼多,甫沉浸在騎單車的喜悅中,巨大的成就感讓他的踩踏節奏變得更規律、更有勁,車體正要以更快的速度向前方滑行,做父親的突然大喝一聲:「欸,慢一點!」大手接著猛然使勁一抓,原本正要加速前進的腳踏車,受到後方這樣突如其來的強力拉扯,車頭剎那間失去了控制,一陣搖晃後歪仄的倒在一旁。

 

「你看吧,叫你不要騎太快。」做爸爸的先發制人,一邊扶正較踏車,一邊「教訓」兒子。做孩子的呢?只見他含著滿眶眼淚,無限委屈的說:「都是你啦!你都不放手,我要怎麼騎?」

 

   

 

小男孩的這一句話,正好不輕不重的敲在我的耳膜,撞擊我的心坎。放手,真的不是一件簡單的事。身為母親,望著十月懷胎守護所生下的寶貝,天性中很自然的一部分,就是想幫助他們剷除所有人生路上的障礙,再把最好的東西留給他們。如果可以,我巴不得可以用雙手圈出一方淨土,把失序的社會常軌、動盪的政局和詭譎多變的教育政策通通擋在外面,永永遠遠,讓孩子享有純淨、不受汙染的空間。但是,這樣自以為好的方式,真的能幫助孩子成長嗎?

 

大陸知名兒童文學作家沈石溪有一本書<駱駝王子>,講述的正是這樣的故事:駱駝王子自小到大受盡呵護,即使青春期本能的召喚,讓牠一度想離開群體,另組家庭,但是家族長輩不捨的眼神,殷殷的呼喚,使牠抑制本性的衝動,選擇繼續留在群體,接受慰藉。在長輩無微不至、違背生物本能的「變態溺愛」中,駱駝王子直到成年,都未能發展出雄性動物成熟、獨當一面、可以為了護幼而不惜與外侮搏殺的勇氣。

 

怯懦、退縮、畏首畏尾的駱駝王子,徒有成年駱駝強健的體態,卻是不折不扣的 baby。終於,在一次雪豹的突擊中,駱駝王子失去庇護牠的所有親人,缺乏獨自面對林莽的勇氣,駱駝王子最後選擇放棄自由,寧可受到人類的奴役,只求能保自身的平安。

 

 

 

初次閱讀此書,讓我有很大的震撼:原來,渴望單飛,渴望獨當一面的去冒險,是某種無法被抑制的生物本能。但是,身而為人,我們是不是假借太多「教育」之名,行剝奪孩子探索、犯錯之實?

 

因為少子化的關係,「溺愛病毒」正猖獗,校園裡,隨處可見各種光怪陸離的現象。有幫小孩揹書包、抄聯絡簿的「書僮家長」,也有孩子一通電話,立刻使命必達的「宅急便父母」。有一次,我聽到一個孩子對著手機大發怒火:「我不管啦!你就是要幫我送來,不然我會被老師扣點……」

 

一個小時後,一個身穿雨衣的媽媽,慌慌張張拎著一袋美勞用具,故不得抹去臉上的雨水,一個勁兒的哈腰鞠躬:「老師,歹勢歹勢啦!我在工廠一時抽不開身,才遲到的,不知道有沒有害到小孩……」我馬上把小孩壓到媽媽面前,叫她深深一鞠躬跟媽媽道歉:沒帶學用品是自己的事,不是媽媽的責任,再說,請求協助也不應該用命令、責難的口氣。這件事落幕時小孩沒哭,拿到學用品後嘻皮笑臉的走了,倒是媽媽忍不住哭了,多年來我還搞不清楚,媽媽的眼淚究竟是因為委屈?自責?心疼小孩?還是因為終於有老師為她講了句公道話?

 

記得讀國小的時候,爸爸、媽媽就告訴我:第一,每天睡前要把書包收拾好,如果有學用品沒帶齊,要自己想辦法,家裡絕不會有外送服務。第二,父母不是全年無休的 7-11,每天晚上10:00 之後服務就會「打烊」,要簽聯絡簿、要添購學用品請在 10:00 前完成,否則恕不受理。第三,早上如果需要接送服務,要配合大人的時間早起,如果賴床或拖拖拉拉,請自行走路上學。

 

 

印象中我有好幾次因為起床氣,拖到時間,眼看著就要遲到了,一把鼻涕、一把眼淚的央求爸爸載我上學,我爸爸硬是要我自己走路去。我一邊走一邊哭,心理埋怨著父母,痛恨他們不通情理。直到長大後自己當了老師,我才明白那種用心良苦。如果現在的我對工作、對自己所扮演的角色能有一分責任感,我都要感謝當年我父母的「鐵石心腸」。

 

雖然放手意味著獨立,但是在孩子學會單飛之前,身為父母師長的我們,也有必要為他們裝備所需的各種能力。有一個畢業班的家長,有次跟我大吐苦水:「老師,你以前不是說要放手?我現在放手了啊,結果小孩天天打電動,功課也一落千丈。」我笑著說:「媽媽,非洲草原上的小獅子,在離開群體獨立之前,不知道跟著牠們的親輩做過多少次的狩獵練習,才能獨當一面。

 

你小學六年都幫孩子把事情做得好好的,他什麼失敗都沒經歷過,怎麼可能在一夕之間長大?」那媽媽敲敲腦袋說:「對欸,可是怎麼辦?我是不是已經錯過黃金時間了?」我說:「這種事永遠不嫌晚,只要你從現在開始,慢慢放手,給彼此一些時間,也給孩子一些指導,總強過十年後你的孩子什麼都不會,變成啃老族,再來後悔好。」

 

放手需要練習,更需要時間,我們不能在前一刻幫孩子把事事料理好,下一刻就突然告訴他:「欸,你要學習獨立,勇敢單飛。」然後奢求他能夠一次就飛得好、飛得穩。

 

像上述的例子,放手絕不是意味著放棄,而是要先帶著孩子,學習怎麼規劃時間,指導孩子辨別自己的優勢和弱勢能力,加強他自我努力的動機,然後才能因勢利導,慢慢的,一次先從一門學科開始放手。一旦孩子在操作的過程中出現困難和情緒,我們還得扮演張老師和加油棒的角色,陪伴孩子從一次又一次的失敗經歷中成長,直到他們的羽翅豐厚到足以單飛,甚至強健到可以逆風而行!

 

有人說教養之道就像放風箏,線拉得太緊或太鬆,風箏都無法御風飛行;唯有順應風勢,適時調整線的長短,風箏才能飛得又高又遠。孩子就像風箏,在等待高飛之際,其實也需要被設限。如果我們能以教導、提醒、叮嚀和關懷取代一味包辦,再適時放手讓孩子多方嘗試,相信這樣的陪伴,一定能幫助孩子日後飛得高、看得遠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